m8娱乐城首页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好奇害死谁

好奇害死谁

时间:2017-08-16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1。一切为了婚房
  
  又熬了一个通宵,吴意揉揉干涩的眼睛,把手机打开。刚开机,女朋友姜水瑶就打电话来了,连珠炮似地喊道:“好你个无情无义的家伙,竟敢关机不接我电话!你忘了昨天什么日子吗?让我一遍一遍眼巴巴地等着!”
  
  吴意愣了愣神,这才想起昨天是女友的生日,原本答应给她晚上过生日的,看来她也彻夜未眠。他赶紧满含愧疚地道歉:“瑶瑶,你也知道我工作的时候必须关手机、关座机、QQ下线,必须保持思维的连贯性,不能打断思路。对不起,别生气好吗,我今天就给您补过生日……再说,我辛苦赚钱,还不是想早日攒够钱给咱们买婚房嘛,你不是天天催我买房吗?”
  
  不料,姜水瑶听了这话更生气:“合着都是我逼的你,怎么不说你自己没本事?不说你那渔民的爹没本事?”这话说得太重,伤了吴意的自尊,他“啪”的一声扣了电话,索性把手机关机,座机拔线,倒在床上睡大觉。
  
  躺下不到一分钟,吴意又迅速弹跳起来,把一个U盘插进电脑,拷贝了一晚上的劳动成果。然后把U盘慎重地拔下来,放进衣服口袋。吴意想了想,怕这个U盘不可靠,又拿出一个崭新的蓝色金士顿U盘,重新拷贝了一份。他再三确认了里面的内容,确认完毕后,吴意把它退出来小心装进裤兜里,这才放了心。这是他没日没夜辛苦了半个多月才写好的程序,万万大意不得。但他做完这些依然睡不踏实,他一刻也不想耽误,总想立刻就把程序送到公司去。想到这里,再看看天色已快亮了,吴意索性起身穿衣,到停车场取车去公司。
  
  吴意是个程序员。最近他们公司竞标到一个大订单,为金融部门开发一套软件。开发这套软件的目的,是为了监控客户账户的异常现金流,说白了,就是为了防止洗钱。客户要求,一旦发现洗钱的行为,软件要能立刻报警。吴意承担了编写这套软件的主要任务,要求高,工期又催的紧,完成后,可以提取到很大一笔设计费,所以最近吴意玩了命的编这个程序,熬通宵成了他的常事。
  
  吴意到停车场开了车,开了手机,姜水瑶不停地打电话过来,吴意心里窝着火一概不接。出了小区上了大路,手机QQ又嘀嘀地响了起来,前面一路绿灯,黎明的公路上,也没什么行人,吴意按捺不住,打开手机看了起来。原来,姜水瑶给他道歉了,吴意得意地一笑,故意回了一个怒发冲冠的表情,心里的愤怒却已经烟消云散了。
  
  就在吴意低头看手机的一瞬间,突然,前面的斑马线上,急慌慌地跑过来一个年轻的姑娘。吴意抬头看见的时候,心里一惊,下意识地猛踩刹车,同时急打方向盘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。姑娘在惊呼声中,一下被吴意撞出了好远,又重重地跌落地面,翻了几个滚,然后趴在那里一动不动、生死未知。
  
  2。伤者离奇失踪
  
  吴意“吱”地一声踩死了刹车,赶忙打开车门冲了过去,姑娘身着深色短裙套装,躺在地上,背包抛在路边。吴意扶起姑娘的肩头,小声地叫着:“喂,你有事吗?醒醒!”喊了几声,姑娘睁开了眼,她迷茫了片刻,艰难地对吴意说:“快送我去医院,救我!”
  
  前面不远,就有一家挺大的医院,吴意飞快地权衡了一下,果断地拦了辆出租车,抱着姑娘坐了进去。出租车打着双闪,飞快地朝医院奔去,吴意一路不停地喊着:“坚持,马上就到医院了,一定要坚持!”同时拿出手机,手忙脚乱地拨了110报警电话。车子一路颠簸,吴意感到姑娘动了一下,又听见她马上疼得呻吟起来。
  
  到了医院,好心的出租车司机帮忙叫来了急诊室护士,并推着小车马上把姑娘送到了急救室。吴意想到掏钱给出租车司机车钱的时候,司机早已经悄悄离开了。需要登记病人姓名,吴意把姑娘的包给了护士,护士找到了姑娘的身份证,原来她叫柴晴。护士催着交费,吴意毫不犹豫地掏出了自己的信用卡:“刷我的卡吧。”
  
  柴晴开始接受治疗了,吴意焦急地等在外面,手机又响了,这回是警察。吴意连忙给护士打了招呼后,飞快地跑出医院,打车去了出事的地方。
  
  交警们早已到了,他们仔细勘察了事故现场,各角度拍了照片,详细做了笔录,初步判断柴晴闯红灯是主要原因,吴意责任不大。交警公事公办地告诉他说先确定一下伤者的情况,初步调解着,等调看了监控录像,过两天就出事故认定书,再根据认定书最后处理。交警们一边说着,一边收拾东西上了车。吴意看他们要收兵的样子,就赶忙请示道:“那我的车呢?”交警放下车窗玻璃,看了看路旁吴意的车,告诉吴意说:“现场都做完了,你看你的车用不用修?用的话通知保险公司,不用的话就开走吧。”话没说完,交警们又急匆匆处理其他事故去了。吴意走到自己的车前,仔细看了看,只有一点轻微的划痕,他用手轻轻摸了摸,觉得没必要修理,也就不想去找那个麻烦了。
  
  吴意先打电话给姜水瑶说了大致情况,把姜水瑶吓了一跳,非要马上赶过来不可。吴意心疼她一夜无眠,连忙安慰姜水瑶说:“没事,你放心再睡一会儿吧。”由于担心柴晴的伤势,他又开车急急赶到了医院。柴晴的检查已经做完了,还好,问题不算很大,腿部和手臂有些擦伤和软组织挫伤,头部有中度脑震荡,基本排除颅内损伤,所有内脏器官也都完好无损。医生处理完伤口后,给柴晴用了些镇静的药物,现在,她已被送到门诊观察室的病床上睡着了。吴意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提着的心放进了肚子里。可当他看着柴晴头上的擦痕,心里还是有些不安,他在柴晴的病床边站了一会儿,看她睡眠的呼吸很均匀,心里这时才略有些轻松。随后吴意就坐到了病房门口的长椅上,等着柴晴醒来。
  
  当吴意被一片噪声惊醒的时候,天已经完全亮了,吴意竟然睡着了,他用手揉了揉双眼,彻底清醒了。他起身进了病房,想看看柴晴怎么样了,可是,柴晴的病床上除了一床凌乱的被子外,已经空无一人了。吴意连忙喊了起来:“护士!护士!”
  
  护士来了。吴意指着空无一人的病床问她:“护士,这里的那个车祸病人呢?”
  
  护士“咦”了一声,眨了眨眼,也搞不明白怎么回事:“今天病人这么多,我怎么看的过来?也许,她好了就自己回家了吧?反正她又不欠费。”她还反问吴意:“你不是一直在这儿看护着她吗?怎么来问我们?”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