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8娱乐城首页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绝不屈服

绝不屈服

时间:2017-08-18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1。特别行动
  
  一九三二年秋,深夜的山海关内,街道上一片冷清。这时,一个人影沿着街边转了转,敲响了一间杂货店的门。杂货店老板打开门,把人让进屋,点着了灯。
  
  来人是个瘦削的年轻男人,和矮胖的杂货店老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他压低声音,急促地说:“老古,有情报,需要你来破译。”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,上面密密麻麻地画满了长短不一的黑线。
  
  老古翻起桌上的一堆账簿,从中间抽出一本,翻了几页,都是芝麻绿豆的小账,只是中间有一页很特殊,上面写满了稀奇古怪的符号,还有中文和日文。老古低着头查了一会儿,手开始抖了起来,然后抬起头看着年轻人:“这……这群畜生……”
  
  这是日本人的一份密电,里面的内容让人觉得不可思议。日军战略研究部队要求驻山海关外的日军部队,想办法在三天内抓五个中国人,最特殊的是,对这五个人的身份有严格要求:工人、农民、学生、士兵、商人。他们要通过对这五个人的测试,来确定对中国全面入侵的战略方案。
  
  年轻人小刘听完,愕然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  
  老古慢吞吞地说:“我听说日本人喜欢拿人做实验。但这次要干什么,我确实有点拿不准。”
  
  小刘沉思了很久:“老古,这事咱们得马上请示上级。”
  
  老古苦笑着说:“可能来不及了,这样,你回去联系上级,我想想该怎么办。”
  
  小刘走后,老古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,一直到天快亮了还没睡着。敲门声又响了,小刘冲进来着急地说:“老古,你说得没错,上级在接到我们的报告后,截获了更多信息,日本人是要以这五个人作为研究样本,研究中国人的抗战决心。日本人在东北遭遇的抵抗太少,现在日本国内分成两派:一派认为中国人软弱无能,应该立刻展开全面侵华战争;另一派认为东北只是偶然事件,并不代表中国人的普遍思想,应该再准备一段时间才能更有把握。”
  
  老古点点头问:“那上级的意思是……”
  
  小刘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现在开战,我们还没准备好,国民党也没准备好。所以,日本人的全面战争越晚开始,我们的准备就越充分,最终获胜的把握就越大。”
  
  老古说:“那这次测试的结果就很重要了。可是,我们该怎么办?”
  
  小刘说:“上级指示我们,至少要有一个人混入俘虏,参与这场测试。如果必要,可以全部参与。”
  
  老古似乎毫不意外,他点点头:“就算咱俩全都参与,也只有两个人,够吗?”
  
  小刘说:“上级的意思是时间太紧,来不及派其他同志过来了,必要的时候可以联络国民党的情报组织。不过我对这个命令有疑虑,国民党的人一直想抓住咱们,咱们也过了好几次招了,互有伤亡,和他们联系,不是自投罗网吗?”
  
  老古沉吟很久:“现在不是顾虑这事的时候,你回去把手里的东西都藏起来,该销毁的销毁掉。我去找他们。”小刘点点头,走了。
  
  很快,老古来到了山海关里最有名气的一家银行,门脸高大气派,里面的员工也都穿着整齐,十分干练。看见老古进来,一个员工微笑着打招呼:“古老板,这次是存钱还是取钱啊,你店里生意不错嘛。”老古笑嘻嘻地说:“这次我不存钱也不取钱,我想见你们行长。”
  
  员工愣了:“见行长?为什么?”老古压低声音说:“我知道你是干什么的,也知道你们行长是干什么的,我是共产党的情报人员,就是你们说的共匪地下党。”
  
  那员工瞪大了眼睛,比了个手势,另两个员工一左一右夹住了老古,带着他上楼了。
  
  行长是个阴冷的男人,他的目光像钉子一样看着老古,半天才张口:“想不到我苦寻不着的老古,竟然是天天来我银行存钱取钱换零钱的杂货店老板,你们共产党真是无孔不入啊。”
  
  老古笑了笑说:“过奖了,其实你这地方也很厉害,要不是我每天都来办业务,不常来的人也未必能看出蹊跷来。”
  
  行长说:“你今天来见我,肯定是有不得不来的理由。”
  
  老古点点头说:“没错,我有封电文要让你看看。”
  
  2。自投罗网
  
  行长看完电文后半天没说话,牙疼似的捂着半边脸,忽然说:“如果我现在把你抓起来,你怎么办?”
  
  老古微笑着说:“我既然敢来,就准备好了。你们逼供的那套家什我都见过,自信还挺得过去。实话告诉你,这山海关就两个地下党,你抓住我,过几天上级再派一个就是了。不过也许用不着了,如果日本人全面开战,这山海关只怕挺不了太久。”
  
  行长说:“行,我知道共产党的骨头够硬,既然你敢来,我总得让你把话说完,你找我是想干什么?”老古笑了笑说:“你应该已经猜到了,我是找你借人的。”
  
  行长冷冷地说:“你想让我的手下去送死?你可真会说笑话。”
  
  老古收起了脸上的微笑,直视着行长:“实话说,如果我像你这样有这么多人,我压根就不会来找你,可我没有,整个山海关就两个人,这个比例在五个人里远远不够。”
  
  行长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我们也只有四个人,我不会去,剩下的三个人里有两个是我上司的至亲,我也不能派去。”
  
  老古说:“那就让剩下的那个人去吧,这样我们就有三个人。日本人至少会觉得我们中国人有一大半是不会屈服的,他们进攻前就得仔细掂量掂量。”
  
  行长闭上眼睛,谋划了一会儿,说:“好吧,不过我有个条件,我知道你们共产党的情报工作很有一套,我那个兄弟很可能会牺牲,总得有点代价。把你们这两年搜集的关于日军的情报都给我,这样我至少对上面有个交代。反正你们两个也是凶多吉少,这些情报如果能帮助党国抗日,也算是有了价值。放心,我不要你们共产党的资料,我也知道你不会给。”
  
  老古点点头说:“可以。既然这样,跟你的兄弟说明白,从现在开始,他要听我指挥。我希望你的兄弟骨头够硬,能不辱使命。”
  
  第二天,山海关外的行人陆陆续续地多了起来。日本人占了东北后,城外本来一度人烟全无。但时间过去了一年,日本人并没有到山海关附近活动,人们渐渐地在山海关城下形成了一个市场。满洲国里的中国人和山海关里的中国人进行贸易交流,山海关高大的城墙,和城墙上架着的机枪给了这里的人们一种安全感。
  
  老古装成进城的农民,小刘装成学生,在城门口晃悠,他们知道日本特务如果要抓人,肯定会选择在城门口,方便带着人脱身。小刘在城门口的书摊前看书,而卖书和酒的商人就是国民党的情报人员。
  
  酒摊吸引了两个士兵模样的人,其中一个指着一坛酒问:“这坛酒多少钱?”
  
  看摊的国民党脸色阴沉,低声说:“半块钱。”
  
  那人恶狠狠地低声说:“给老子装得像点,你们一个人拿了五百大洋的安家费了!”
  
  那个国民党抬头一看,赶紧低下头去,小声说:“行长,您怎么也来了?”
  
  扮成士兵的行长阴沉着脸说:“上峰急电,这次参加行动的人数不能少于四个,因此,三号也得参与这次行动。”
  
  他身边的另一个士兵低着头,帽子压得低低的,声音发颤地说:“我叔叔让你照应我,你就是这么照应的?”
  
  行长“哼”了一声:“让你叔叔跟戴先生说去吧。你的安家费已经让人送你家里了,放心去吧。”说完,行长转身离开了,剩下那个士兵站在酒摊前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  
  小刘叹了口气,小声说:“同志,别这样,干咱们这行的,随时都要准备为国捐躯的。”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