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8娱乐城首页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脱了衣裳,谁知道我是谁

脱了衣裳,谁知道我是谁

时间:2016-09-02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1。长得一样也有错
  
  上高三的苏殊阳家里很穷,可他却跟本城大富豪陈世强的儿子陈天高长得一模一样,脸盘、五官无一处不像,个子也一般高。不一样的是,苏殊阳是个好孩子,在校品学兼优;陈天高是个坏孩子,学习成绩最差,还经常惹是生非。
  
  这天下课的时候,苏殊阳来到校园边的操场上玩。衣着光鲜、穿金戴银的陈天高跟上来,揪着他的衣领骂道:“苏殊阳,你他妈也配跟老子长得一样!”
  
  苏殊阳平静地说,“我也不想跟你长得一样,可是没办法。”
  
  “我有办法!”陈天高说着一拳砸到苏殊阳的脸上。
  
  苏殊阳没还手,捂着脸问:“你为什么打人?”
  
  “我把你的眼打斜、鼻子打塌、嘴打歪、脸打扁,看你还跟我长得一样不一样!”陈天高说着又朝苏殊阳的脸上打了一拳。
  
  苏殊阳顿时怒不可遏,奋起还击。可他刚还了陈天高一拳,王皮、刘非、白毛一拥而上,抓住苏殊阳往死里打。王皮他们都是陈天高的“死党”,苏殊阳被打得在地上乱滚,脸上被打出血来。有不少同学在一旁围观,但都惧怕陈天高的淫威,没一人敢上前制止。只有欧阳菁菁从教学楼跑过来:“别打啦,再打要出人命了!”
  
  欧阳菁菁是陈天高的女朋友,她知道陈天高和王皮他们不会把她怎么样,所以才敢上前阻拦。欧阳菁菁上前把他们拉开,又把苏殊阳从地上扶起来,扶着他往教学楼走,边走边掏出自己的手帕擦他脸上的血污,并骂陈天高他们没人性。让苏殊阳不明白的是,欧阳菁菁没有把沾有他血迹的手帕扔掉,而是叠起来放进了口袋里。
  
  这一段时间,几乎每天放学的路上,陈天高都要带着他的那帮“死党”追打苏殊阳。苏殊阳常被他们打得鼻青脸肿,头破血流。回到家里,父亲苏家良看他这样,心疼地问他被谁打了?苏殊阳是个懂事的孩子,父亲是下岗职工,靠蹬三轮车养家糊口,把他拉扯大,又供他上学。他不想再让父亲为他担惊受怕,就谎说他在学校是篮球队中锋,身上的伤痕全是和队友们碰撞、跌倒造成的。
  
  在周末和假日里,陈天高常常开着他老爸的“大奔”,带着他的“死党”们在大街上横冲直撞。苏殊阳很害怕。以前陈天高带着他的“死党”们追打他,就是受点伤也只是皮外伤,并无大碍。要是他开着“大奔”故意撞自己,那可是死路一条啊!于是苏殊阳买了一个小圆镜带在身上,每逢在大街上走路时,就把小圆镜拿在手里,时不时通过镜子的反光看看身后左右有没有陈天高驾着“大奔”出现。
  
  这天是周末,一早苏殊阳去菜市场买菜,突然从镜子里看到陈天高驾着“大奔”从身后朝他直撞过来。苏殊阳赶紧跳到马路牙子上,躲在一棵大树的背后,这才逃过一劫。王皮从车窗里探出头,冲苏殊阳狂喊:“算你小子命大!”
  
  对这场未遂车祸,苏殊阳百思不得其解。仅仅因为我跟陈天高长得一样,他就要把我置于死地吗?看来问题没那么简单。但那又是为什么呢?苏殊阳决心一定要弄明白其中的原委。
  
  这天,陈天高带他的那几个“死党”来到公园里,坐到长椅上打电话。苏殊阳悄悄地跟踪到这里,藏在不远处的花丛中。陈天高对着手机用命令的口气让对方过来陪他,对方好像不情愿。陈天高骂道:“你他妈别给脸不要脸!要不要再让王皮他们去请你?”对方听他这么说好像是害怕了,这才同意过来。陈天高又恶声恶气地说:“那就快点儿,别让老子等得不耐烦!”
  
  不一会儿,陈天高要等的人来了,是欧阳菁菁。听刚才陈天高打电话的口气,苏殊阳判断欧阳菁菁并不喜欢陈天高,只是迫于他的淫威,才勉强跟他处朋友。欧阳菁菁不仅是全校公认的美女,而且品学兼优,和陈天高这样的纨绔子弟不是一路人。
  
  欧阳菁菁在陈天高旁边坐下,陈天高让她坐近点,她才勉强坐了过去。接着陈天高要吻她,她拒绝了。欧阳菁菁为阻止陈天高对她动手动脚,就说:“你先老实点儿,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总是欺负苏殊阳?”看来,欧阳菁菁还不知道陈天高撞苏殊阳的事。
  
  陈天高轻描淡写地说:“谁让他长得跟我一样呢。”
  
  欧阳菁菁说:“恐怕这不是理由吧?”
  
  陈天高有点不耐烦了:“这关你什么事啊?”
  
  欧阳菁菁故作委屈道:“看来你把我当外人了。”
  
  陈天高这才说:“这事只能你一个人知道,我也不能告诉你更多,苏殊阳是我老爸的私生子。”
  
  苏殊阳听了,惊得差点儿从花丛中跳起来。接着他又听见欧阳菁菁问陈天高:“这事苏殊阳知道吗?”
  
  陈天高说:“怕是还不知道吧,他那样的穷鬼,要是知道,还不早找我老爸生事了。”
  
  苏殊阳全明白了,看来他真的是陈天高老爸陈世强的私生子,陈天高怕他日后跟自己争家产,所以才要置他于死地。可他到底是不是陈世强的私生子,只有回去问他父亲苏家良了。
  
  苏殊阳回到家里,已经是晚上了,可他父亲苏家良还没回来。父亲在大街上蹬三轮车载客,每天都是很晚才回来。
  
  等到父亲苏家良回来时,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。面对父亲,苏殊阳话到嘴边又打住了。父亲才四十多岁,正值壮年,可他的腰却弯得像一张弓。父亲下岗那年母亲就离开了他们,当时苏殊阳才六岁。父亲一个人撑起这个家,含辛茹苦把他养大成人,自己却累出了残疾。如果他再追问自己是不是陈世强的私生子,这不是朝父亲的心窝里捅刀子吗?
  
  苏殊阳想,反正陈天高已经认定他是他老爸陈世强的私生子,已经对他痛下杀手了,目前最要紧的是如何对付他。苏殊阳一夜辗转反侧,最后终于想出了一个对付陈天高的绝招。
  
  2。脱了衣裳都一样
  
  这些天,苏殊阳一直在谋划怎样实现对付陈天高的绝招儿,机会终于来了。这天下午放学后,陈天高带着他的“死党”们去郊外的玉女湖游泳,苏殊阳悄悄地跟在他们后边。在玉女湖堤岸的一棵大柳树下,陈天高他们脱光了衣服,让白毛留下来给他们看守,因为陈天高的衣服有手机、钱,还有他戴的珍珠项链和金戒指。待他们下水后,苏殊阳来到堤岸上,在另一棵柳树下也脱光了衣服。因为湖里游泳的人不止陈天高他们几个,所以苏殊阳下水时并没有被陈天高他们发现。
  
  苏殊阳在水里慢慢向陈天高他们靠近,然后沉到水底潜到陈天高身旁,突然袭击把他拖到水底,对着他的头部砸了几拳。接着他迅速浮出水面,用陈天高平时的口气对王皮他们喊道:“王皮,不玩了,咱们回去。”
  
  因为苏殊阳跟陈天高长得一模一样,在光身子没穿衣服的情况下,王皮以为他就是陈天高,赶紧招呼其他弟兄:“走,跟陈哥回去。”
  
  陈天高的“死党”们簇拥着苏殊阳,一窝蜂跟他上了岸。待苏殊阳穿上陈天高的名牌服装,戴上他的珍珠项链和金戒指后,陈天高才从水里冒了出来。他指着岸上的苏殊阳骂道:“苏殊阳,你他妈找死!”
  
  苏殊阳顿时“哈哈”大笑,回头跟王皮他们说:“他不是苏殊阳吗?怎么骂自己找死呢?这小子是不是疯了?”
  
  王皮他们也跟着苏殊阳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
  
  陈天高光着身子冲上湖岸,命令王皮他们把他的衣裳从苏殊阳身上扒下来,把他往死里打。苏殊阳对王皮他们几个说:“这小子竟敢冒充我,看来是真疯了!你们把他扔到湖里去,灌他几口水,让他清醒清醒!”
  
  王皮几个一拥而上,把陈天高抬起来扔到了湖里。陈天高再次爬上岸,大骂王皮他们反了,不认识主人了,说他才是陈天高。可现在陈天高光着身子,而苏殊阳却穿上了陈天高的衣裳,既然他们长得一样,王皮他们只有“以衣取人”了,认定苏殊阳才是陈天高,陈天高是苏殊阳。陈天高越是骂得凶,王皮他们打他越是打得凶。陈天高被打得狼狈不堪,越狼狈越像苏殊阳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